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地方资讯

文字直播_支柱_养老金_资本

  江西铜业股份(00358HK):法院判决上海江铜郑秉文:女士们、先生们,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研讨会现在开始。按照惯例我作为主持人稍微介绍一下会议情况,然后开始会议第一个议程。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已是第十次发布养老金报告,第一次是2011年,到现在十年了。十年来在社会各界领导和业内的同事的支持下,这个报告有了一些社会声誉,赢得了一些读者,为养老金制度的建设也做出了一些贡献,这里我代表我们团队向大家表示感谢。作为十年的生日,我们这个团队内心还是比较激动的,毕竟我们为这项工作执着地工作了十年。这里也要感谢业界的支持,要是没有业界的支持,就不可能有这样的结果。

  利用这个开场白我说一下下面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今年的选题选这样一个题目?第二个问题讲一讲养老基金和资本市场的关系。第三个问题,为什么现在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选这个题目?去年12月30号,也是在这个酒店召开了第九部《养老金发展报告》的发布式,在那天晚上我和我们合作方——长江养老的董事长苏罡先生商量选题,我们最后定了这样一个选题。当时定这个选题一个原因是因为去年12月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了《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长期规划》。在《长期规划》里面发布十个措施,其中第一个是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社会财富储备,从这句话想到养老基金的问题。苏罡先生我们一拍即合,于是就定了这个选题。

  这一年来,各级领导都在发声,大力支持第二、第三支柱。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建立多层次、多支柱养老保险体系。昨天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这么一句话:“要规范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当中,使用第一、第二、第三支柱这么细的词,还真没有过。回溯一年的政策,目的在于表明,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社会财富储备与发展多支柱是一回事,这一年党中央的脉络、党中央的政策的制定是一致的,一以贯之的。因为多支柱和夯实社会财富储备,是一回事。尤其是昨天晚上我看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之后,更加感到这样一个结果还是十分正确的。

  为什么说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社会财富储备与建立多支柱是关,二者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呢?因为应对人口老龄化、社会财富储备的主要表现形式核心资产是养老金,而养老基金的载体是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发达国家的经历告诉我们,第一支柱大多数是现收现付的,而现收现付的第一支柱的余额要求不是很多,除了在20年前加拿大等几国创新地建立了利率型部分积累制以外都是低利率型现收现付,这也是延续了140年的传统制度,其不追求积累。追求积累要发展多支柱,这些积累就是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社会财富储备的核心资产。一年来中央历次文件给我们一些重要的启示,这两件事实际上是一件事,如果是多层次是承载社会财富储备的话,那么养老基金的规模扩大和追求就是这个制度的目标和结果。我们选题是这样一个逻辑,这是我要讲的第一点。

  第二个问题,关于养老基金和资本市场的关系。养老金制度的作用无非是,烫平终生财富收入、再分配、反老年贫困等,这是从需求端说的,它是一个民生制度。于资本市场而言,它是创造社会财富的一个资本,它是一种生产要素,它是一种投入。中国的资本市场缺乏长期资本,在社会融资体制当中,从存量上看70%是间接投资,只有30%才是直接投资、直接融资。从增量看,90%以上都是间接融资,直接融资只占个位数。中央多年来要完善资本市场的结构,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如果没有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没有长期资金,那么我们企业的杠杆就太大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三去”是什么?首先就是去杠杆,因为到处都是债权资金,没有股权资金,不利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另外,从我们发展的后劲来讲,“十四五”末要进入高收入国家,凡是高收入国家,除了几个资源型国家以外,APEC都是创新型国家。创新型国家要求应该有长期有股权基金,支持这个国家的技术创新。当我们看20年以前我们的技术创新的时候,背后为什么是外国长期资金的涌入?在外国长期资金后面有养老金的影子,而我们资本市场缺乏的就是长期资金。养老金就是长期资金,引入养老金可改变资本市场的结构,提高机构投资者的比例。现在机构投资者的比例越来越多,但是大家知道,机构投资者虽然比例提高了,但是持有的长期资金还是不多。我们缺乏长期资金,对资本市场来讲,它需要养老基金。从发达国家来看,我们差距太大。前两个月,银保监会领导郭树清先生的文章说:“大力发展第二、第三支柱,推动我国第二、第三支柱在资本市场占比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世界平均水平是什么情况?对资料的梳理结果就是在世界近百个国家当中,占资本市场的平均比例是21.5%,这86个国家的GDP占全球GDP的70%,养老基金占全球养老基金的90%以上。我们中国的世界平均水平是多少?中国这两个支柱加在一起只是1.4%,如果把中国各类养老金都加上去,全国社保、第一支柱部分基础投资体制的都加上去,按最高市场比例25%来计算的话,各类养老金加在一起才2.4%,这就是我们的现状,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一个零头。发达国家的水平更高于21.5%了,我们的差距是非常大的,我们是GDP大国,但我们不是养老金大国,我们是资本市场大国,但是我们不是资本市场强国。我们要做养老金大国,要做资本市场强国,离不开养老金,这是我说的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现在提出这个问题?为什么现在说夯实我们的养老储备?以前不行吗?以后不行吗?这里有一张图片,是我国从1978年到2055年工资增长率、人口自然增长率二者之和这样一个图(图见 PPT)。

  红线是人口自然增长率,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得非常快,在这之前是统计数据,在这之后是预测数据。

  工资增长情况是蓝线,蓝线加上红线就是黑色的虚线年里,黑线%。从现在起,从“十四五”开始逐渐下滑,“十五五”开始下滑,在2035年前后降到了平均4%左右。从14%降到了4%,这就是生物收益率未来的情况和以往的情况。

  艾伦定理告诉我们,当一个经济体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加上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二者之和要是大于利率的话,应该用现收现付,所以在15年之前我提出来个人账户是做不实的,应该是空账比较划算,所以主张NDC,因为是这样一个经济环境。未来的预测告诉我们,情况发生了变化。1997年加拿大改革的时候也是因为1990年、1991年预测到了他的生物收益率逐渐与利率相重合,于是就改革了,就变成资产型的制度。

  PPT第二页展示了中国的人口红利从1987年到2019年的变化情况,当人口红利没有了,这个时候追求的应该是资本红利。

  第三张ppt展示了2020到2055的GDP预测情况。未来,30年、35年,我们的总量从今年的100万亿将增加到2055年的340万亿左右,但是我们的GDP增速将会逐年下降,从2016年的6、7左右逐年下降,2020年是多少?我画了一个问号,到2035年左右的时候,估计是在4%左右,这个时候社平工资增长率应该是6%左右。此后继续下降,到了2%进入稳态了。这个时候追求的就应该是养老储备了。

  我讲这么多核心一句话就是:以往账户做不实是有原因的,将来我们追求社会财富储备,大量发展养老资产储备也是应该的,因为外部经济社会条件发生了变化。我们要尊重客观规律,应该利用我们的红利,当我们有人口红利的时候,利用人口红利;当老龄化了,应该运用资本红利,我们应该顺势而为。这就是我们应该有的态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