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种乡村“景色”——城固县双溪镇的农地集约经营

  肉食鸡取暖用上太阳能[汽油价格多少钱一吨],秦巴山区人多地少、山高坡陡。汉中市城固县双溪镇就是这样的地形。总人口7524人,耕地面积仅1.36万亩,人均不足两亩,一块块不规则耕地像拼图一般高来低去。

  把每一寸土地高效利用起来,既有双溪镇的精心谋划,也是资源禀赋倒逼的结果。

  近年来,双溪镇走“小精特”的产业发展路子,因地制宜挖掘潜力,让每一块土地都被高效利用起来,使各种产业“立体”呈现。

  1000亩土地,660户村民,户均1.5亩地的城固县双溪镇方家坡村如何发展产业?

  传统农业靠天吃饭,广种薄收,如果不集约利用土地,提高比较效益,方家坡村就是典型的一方水土养活不了一方人之地。

  方家坡村62岁的村民周学贵一辈子生活在大山里,太了解种地的辛苦。早年,他也在农闲时去附近村子贩卖过农副产品贴补家用,可日子过得依然紧巴巴。

  如今的周学贵不一样了,在村里当起了兰花大棚技术管理员。“制料就像配药方,方家坡地势高、温度低,栽培兰花必须使用密度高的酸性腐殖土才能保护兰花根部。”从制料到养护,周学贵说起兰花来神采飞扬。这些改变都是从他2015年入股村集体咏春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开始的。周学贵算了算,去年光靠出售兰花就赚了4万多元。

  一盆兰花,价格从几十元到上万元不等,在咏春苗木种植专业合作社870平方米的兰花种植大棚,培育有素心、蕙兰、黄虎斑等23个精品兰花品种,共有6000多盆。兰花种植成为方家坡村的特色产业之一。

  “兰花不与人争地,兰花在自家院子可以养,也可以放到合作社来代种代养代卖,销售后合作社只收取百分之二的服务费。我们大棚里三分之一兰花都是村民的。”方家坡村党支部书记周春说。

  农民爱护自己的土地,在家庭兰场、专业合作社、园区加兰户的模式下,不用流转土地,农民在家种植、入园务工、入股合作社灵活适配,多样选择。

  不争地,不选人,这唤醒了方家坡村民种兰花的激情,带动全村上百户村民种植,年户均收入达4万元。

  食用菌大多喜欢生长在温暖潮湿的山下。3月的春风正盛,催开了双溪村村集体食用菌大棚里的白花菇。双溪村党支部书记徐莉正忙着和二三十位村民剪下新一茬的菌菇,这茬菌菇产量预计会在2000斤左右。

  “食用菌大棚建在村子下面的河滩地,阳光充足,光照时间长,利用这个特点我们试验在大棚内早通风,午保暖,经过一个菌菇生长期,两三个月,没想到真种出了雪白的花菇。”徐莉越说越兴奋。

  徐莉是双溪镇唯一一名女性村党支部书记,做起事来雷厉风行,节约利用好仅有的600亩土地,她更是细心盘算。“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要把传统食用菌做出特色来。”

  说起双溪村的养菌,还有一段波折。早在2018年,双溪村曾与汉中当地一家企业合作种植食用灵芝菌,可半年不到,企业主因为急性白血病去世。

  企业撤资,大棚搁置,徐莉着急地哑了嗓子。村上的资产不能闲置,经营主体一时也找不到。思考再三,徐莉动员村民入股,村集体自主经营,村民自己进棚当起了菇农。

  靠着生态优势,食用菌大棚充分利用空间,采取层架栽培,一排四层种植架。培育出的白花菇花型漂亮,口感爽脆。和普通的食用菌菇肉菇、平菇等相比较,上乘品相加上优质口感,价格从原来的一斤四到五元翻了一倍。

  “这个月春季菇期结束,就要给股东分红了。”徐莉说,比分钱更让人高兴的是,村里犄角旮旯的土地都被利用起来了。

  面对纷繁复杂的市场需求,如何让特色产业进入预想良性运营轨道,形成生产规模?这还要在发展中一次次打磨。

  2019年,韩家坝村的生猪养殖场刚刚在村里四荒地中建起,却突然来了个急刹车。

  韩家坝村村民余大红辛辛苦苦养了一年的百余头土猪因瘟疫全军覆没。来势汹汹的疫情,发病率高、死亡率高。这位村里的养猪能手沉默了。

  村里和老余一样的养殖户还有六户。大家伙儿不是没有卷土重来的勇气,而是这生猪养殖的销路在哪里?养猪还能赚钱吗?

  老支书张宏成最懂大家想赢怕输的心理,65岁的他决定创业。村集体产业项目注入扶持资金23万元,自筹50万元,成立了宏成腊肉加工厂。

  从消杀清洗到熏烤分装、礼品装箱,腊肉厂每年生产量达10吨。“一斤生肉烘6两腊肉,山里烘透的土猪肉边红肉香,保质期长,卖价每斤45元。”张宏成说,就是要从养殖的下游“托底”,让村民不再为销售分心。

  宏成腊肉加工厂同养殖户抱团取暖,以订单方式收购村里的土猪。既解决了生猪养殖的销路问题,还将农家土味直接从田园送到了千家万户的餐桌。

  腊肉加工厂建成后,余大红有了信心,他不仅重操养殖旧业,还担负起全村生猪的防疫任务。

  在摩托车上麻溜绑好防疫药箱,他要去给村子里的生猪打春季口蹄疫疫苗了。老余不只是为每季镇上防疫站给的那600元工资忙碌,为的是看着生猪养殖逐渐步入正轨,村民共同走上致富路。

  张宏成的举动点醒了韩家坝村党支部书记李刚,他尝试食用菌的源头袋料生产,用于供应周边村子食用菌种植所需的袋料菌包,让特色产业的每一个环节利润都留在村里。

  2018年,李刚挑起了韩家坝村村集体食用菌产业园经营主体的担子,1994年高中毕业就钻进了食用菌种植这一行的李刚对产业发展有想法,也很从容。

  “让双溪村、韩家坝村、水磨村、西宫河村牵手合作。我们村投资50万元建设食用菌产业园,在这个基础上生产线迁移,生产袋料菌包也是一项重要业务。”李刚说,生产菌包,他除了看重利润,也让菌户不再因技术受制于人。

  四个村子相距不过十来里路,产业园没有占用一分耕地,但每年为周边各村提供4万多袋食用菌生产袋料。

  “一个好的发展路子,就能让荒地生金。”让李刚高兴的是,因为利益的联结,村子之间相互合作的默契和信任空前。

  作为多年的专业养兰人,方家坡村村民李志民并不满足于小富即安的经营现状。他觉得酒香也怕巷子深。

  “人优我精,人精我奇。”李志民说,兰花因品种稀缺而金贵,跟着这个思路,何不在兰花基础上发展特色盆景。将兰花、金丹子、高秆月季等苗木嫁接打造成特色盆景。

  早在2008年,方家坡村兰花在西安兰展会上拿回了银奖,李志民便按捺不住了。他以24年为合同期租下了方家坡村一块空地,逐步打造特色苗木种植园区。

  今年一开春,周春联合村里的苗木花卉种植户,同新媒体平台主播合作,委托第三方开通了方家坡村兰花账号,开始在网络平台销售兰花。镜头转到李志民的园区里,将高秆月季造型嫁接,培育成“金鸡独立”“万马奔腾”等具有独特观赏性的苗木,吸引不少客商。

  最近来订购的客商是甘肃省麦积山区富湾村党支部书记张东锁,麦积山景区作为国家5A级风景区,规模连年扩大。景区美化每年采购高秆月季7000到8000株,长势好的一株高秆月季能卖到3000多元。

  电商平台上对接供给和需求双方,每场一个多小时的直播,从兰花养护讲到苗木文化,平台直播间能成交一万来元的亮眼成绩,也让现场观看的村民激动不已,直言真是没想到。

  汉中兰展、宁陕兰展,凡是有宣传推介的窗口,方家坡的兰户逢展必到。通过参展来拓宽营销市场,结交兰友,这也是兰花销路的要诀。

  勉县退休教师张鹏酷爱兰花,从微信上了解到方家坡兰花,大年初二便带着两个儿子来到合作社大棚观赏兰花,8000多元买走了两株特色兰花—丝草。

  “苗木花卉和穿衣服一样,什么样式销售好,受市场欢迎,我们都要关注。”方家坡村党委书记周春说。在方家坡村养兰人周春、李志民、周学贵的手机上都有着十几个全国乃至韩国、日本各地微信交流群,实现了线上交流、线下交易,加速一二三产融合的发展速度。

  曾经通往方家坡村的山路被村民们叫做“十八坎”,村民们说骑摩托上去一次报废一条轮胎。而今泥泞早已不见了踪影,一个多小时的山路缩短成仅十分钟。

  兰花、高秆月季沿着两侧梯田拾级而上。“再没有比双溪更迷人的地方了。”双溪镇主管扶贫的副镇长代芳站在“十八坎”上感慨,产业选对了,原来难以耕种的土地变魔术般换了面孔,焕发出了新的活力。